• <th id="af8m0"></th><span id="af8m0"></span>
    <tbody id="af8m0"></tbody>
  • <tbody id="af8m0"><pre id="af8m0"></pre></tbody>
    網站首頁| 食品新聞| 美食推薦| 熱點新聞| 深度觀點| 食品辟謠| 農業消息| 金融財經| 健康養身| 企業品牌| 地方食品| 保健食品| 綜合新聞 | 國際新聞

    > 綜合 > 正文

    俄組建新機構深化國防改革

    2018-08-13 10:09:46        來源:中國國防報

    俄組建新機構深化國防改革

    俄防長紹伊古(右)與軍事政治總局局長卡爾塔波夫(左)

    7月30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命令,在俄聯邦武裝力量人員工作總局基礎上,正式組建國防部軍事政治總局。原西部軍區司令安德烈·卡爾塔波夫上將,成為首任局長并兼任國防部副部長。作為武裝力量結構調整的重要一環,此次改革將重塑俄軍政治工作組織形態和力量體系,豐富和完善俄軍“混合戰爭”理念下的作戰樣式,并從體制機制層面推動俄軍實力整體躍升。

    俄國防改革更趨完善

    俄總統普京表示,國防部軍事政治總局的組建,將成為俄聯邦武裝力量發展史上一個標志性事件,成為俄深化國防改革的時代產物。近年來,在美國等西方國家的軍事擠壓下,俄不斷對“新面貌”轉型后的軍事力量進行優化重組。今年以來,俄先后在多個戰略方向作出調整:西部軍區在斯摩棱斯克州新建1個坦克團;第1坦克集團軍、第20坦克集團軍物資技術保障旅內,分別組建工程兵團和重型汽車營;南部軍區第58集團軍第136旅和第19摩步旅,擴建為2個新型摩步師;波羅的海艦隊第72航空兵基地,改組為第689殲擊航空兵團。俄還計劃在今年年底前,完成空降兵部隊所有坦克連擴編為坦克營的工作。

    組建國防部軍事政治總局,反映出俄國防改革更趨完善,已由具體軍兵種結構向領導指揮體制領域延伸,顯示出俄軍政高層對防務安全的認知更加系統化。俄媒評論稱,在當前大國對峙進一步升級、非傳統安全威脅日益突出的背景下,俄軍重建主管軍隊政治工作的職能機構,回應了俄國內各界人士對安全的關切,與組建國民近衛軍一樣,是俄國家防務體系重塑中的關鍵一環。

    在近幾次軍事行動中,俄逐漸掌握并運用“情報 作戰”等現代作戰樣式,不斷探索人工智能的軍事化應用,并形成具有俄式風格的軍地協同發展理念。可以預期,在軍事政治領域的工作創新和戰斗力培塑,將成為近期俄國防和軍隊改革的重中之重。有媒體指出,該機構的設立,是俄軍在領導指揮體制上的一次重大改革,有助于俄統籌運用多種力量,應對現代戰場環境下的安全威脅和風險挑戰。此外,未來俄軍各層級指揮機構將增設負責政治工作的主官,對俄軍人才培養工作提出新的要求。

    有助于俄軍信息戰建設

    俄聯邦委員會國防和安全委員會主席邦達列夫表示,“近年來,為詆毀俄羅斯和俄軍形象,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動作頻頻,國防部軍事政治總局將予以反擊,其對于保障國家安全至關重要”。卡爾塔波夫也在就職儀式上表示,“在現代‘混合戰爭’中進行政治動員和軍事教育工作”和“向俄武裝力量人員展示敵對勢力利用多種手段詆毀俄羅斯的惡劣行徑,并予以還擊”,是軍事政治總局的首要職責。

    值得一提的是,軍事政治總局類似于蘇聯時期的總政治部,具有嚴格的垂直管理機構和層級。有外媒預測,今后,俄軍信息戰、輿論戰和法律戰等新型作戰部隊,將成為該機構直屬兵力。

    根據俄方信息,早在2017年年初,俄即組建完成信息戰部隊,約1000人,由國防部1名副部長指揮,擔負網絡防御、通信偵察和輿論宣傳等任務。其主要成員包括:俄總參第八局所轄科技連、偵察總局所屬網絡偵察與攻防機構、新聞總局所屬輿論戰力量及信息與通信管理總局電子戰人員。

    作為“混合戰爭”的要素之一,信息戰能力也被列為俄軍改革的重點。2008年俄格沖突后,時任總參謀長馬卡羅夫就在戰爭總結中表示,“負面信息始終困擾俄軍行動”。2013年,美國中央情報局前雇員斯諾登曝光的“棱鏡門”事件,再次觸動俄軍高層。經過不斷建設與發展,俄信息戰部隊曾在烏克蘭東部地區和中東戰場發揮重要作用。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曾列舉俄最令西方忌憚的幾大武器,俄在最近幾場戰爭中多種手段虛實結合的信息戰戰法赫然在列。

    有分析指出,此次新建軍事政治總局,有助于俄軍在信息戰、心理戰和輿論戰等力量建設方面更成體系,實現“模塊化”融入作戰行動等目的。在與西方對峙趨向全域化的情況下,俄將不斷豐富政治工作領域作戰模式,在“混合戰爭”中維護自身權益。

    機構升格牽引職能擴充

    卡爾塔波夫的履新,也顯示出俄軍高層對組建軍事政治總局的重視。卡爾塔波夫長期在西部軍區履職,在與北約對抗過程中積累了豐富經驗,曾參與指揮應對烏克蘭東部危機行動,出任俄駐敘利亞戰斗集群總司令,對“混合戰爭”理念有認知有實踐。與原聯邦武裝力量人員工作總局局長的中將軍銜相比,其上將身份反映出軍事政治總局在國防部中的地位與作用。

    同時,軍事政治總局較原聯邦武裝力量人員工作總局職權范圍進一步擴大,在合并多個職能機構后,組織“針對軍人的心理輔導、信息宣傳和愛國教育”,“為實現軍人宗教信仰自由創造條件”也是其重要工作內容。外媒評論稱,伴隨海外軍事行動不斷增多,俄組建職能部門加強愛國主義教育和意識形態領域工作,旨在凝聚軍心士氣,增強與西方全方位對抗的底氣,強化國防領域征兵、教育和宣傳等工作。(石文)

    上一篇:寧波:最大資源是港口 最大優勢是對外開放
    下一篇:北青報:以技術創新創造更多工作崗位

    露脸经典50岁的老熟女

  • <th id="af8m0"></th><span id="af8m0"></span>
    <tbody id="af8m0"></tbody>
  • <tbody id="af8m0"><pre id="af8m0"></pre></tbody>